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正文

左晖突遭“限消令” 凸显中介涉诉“苦衷”

时间:2019-03-09 17:1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陈梦妤 阅读:

一位叫郭红的女士追诉三年,终于令身价百亿的左晖先生在今年3月8日这天无法与妻子去高档餐厅共进晚餐,甚至都不能买一束好看的花。

今天(3月8日)早上,“左晖成为老赖”突然刷屏,毕竟,这是一位福布斯榜单百强级别的富豪,连105亿元买下北京盈科中心也只是“个人投资”。

链家第一时间跳出解释:“此案和左晖先生没有实质关系,我们正向法院积极沟通。”而左晖也在朋友圈自我调侃:“A买B房子,B反悔,A告了B,法院支持A,B不执行,A申请强制执行,然后我被限制不能给老婆买好看的花。”

现在的行业大佬似乎都不介意成为“老赖”,乐视贾跃亭、ofo戴威,这份名单不时更新。

“买卖不成,告上法庭”

这宗“买卖不成,送上法庭”的案例,是2016年一桩通过链家交易的房屋买卖。

2016年3月18日,在数次看过一套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某小区内的房源后,郭红女士决定同房屋所有者真爱公司和居间人链家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房价1920万元。

然而,到了约定过户的2016年5月31日,真爱公司却迟迟不愿协助郭女士办理过户手续。

真爱公司给出的理由是:董某无权卖我的房子。

然而正是董某,在没有真爱公司提供的委托书的前提下,和链家签署了委托协议将该房源挂出。也是董某,在签订定金协议书时,没有携带真爱公司的公章。所以真爱公司得以声称董某代理的交易无效。

但是链家仍然将其提供的房源进行公布,并且积极促成了该笔交易。

虽然法院最终支持了买卖合同有效,但就如今公布的限制消费令来看,郭女士仍然没能顺利拥有该房屋。

链家在喊冤,声明“链家是此单交易的居间服务方,一直在积极配合买卖双方的交易推进”。

左晖也在喊冤,仅仅提到了交易双方的A和B,却单单不提自己。

然而作为居间服务商,链家是否需要承担责任,法院的态度已经在此次针对左晖的限制消费令中表明得很清楚。

不过,穿透一下真爱公司,法定代表人何志方,人称西安洗浴界“一哥”,同时也是陕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会长。

4187份判决和1.65亿分之一

以上不是个案。

左晖对中国房地产经纪行业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说:“今天中国服务行业的基本情况是,基本的服务、基础的产品和基本的品质保障是缺失的。尤其是在地产经纪行业,服务的方差非常大。”

不可否认,链家是业内“不吃差价”的先行者,并且声称“从一开始,我们就与其他人不属于同一个时代”。

然而,根据启信宝统计,目前链家涉及的判决已经达到了4187份,绝大部分是因房屋买卖而起。在2016~2017年,链家曾受到多达98次行政处罚。

但链家一直在强调自身的“保持坦诚真实的沟通”“真实房源和真实数据”。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链家记录在库的真实房屋数已经突破了1.65亿。就是这1.65亿分之一的房源,令左晖无法买到“好看的花”。

上市进程被打乱?

官司缠身的链家近来动作频频。

2018年11月16日,上海链家提高二手房中介费率,由原来的总共2%,提高到3%,其中买家承担2%,卖家承担1%。评论称这是链家用规模优势收获利润。

2019年1月11日,链家内部大洗牌,左晖宣布贝壳、德佑、链家管理团队合并,不再划分南北贝壳和德佑的后台,三条职能线合并。

2016年B轮融资时,链家承诺若公司在B轮交割日后5周年内完成IPO。

2018年11月,贝壳大中华南区COO张海明向媒体透露上市计划,不过“未来上市主体是贝壳,而不是链家。”

此前有媒体披露贝壳的海外上市计划,即未来贝壳将通过VIE模式(国内称“协议控制”)在海外上市。

启信宝显示,2018年12月28日,链家出现了15条股权出质信息。其中,左晖和链家联合创始人单一刚分别将持有的贝壳找房股份出质给金贝(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左晖出质股权数943.828万元,单一刚出质股权数为56.172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贝壳找房主体天津小屋注册资本1000万元,左晖和单一刚分别持有94.38%和5.62%股份。据此,左晖和单一刚质押了其持有的贝壳找房全部股份。

但穿透股权后可以发现,这家金贝(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是贝壳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不同于融资目的的股权出质,美团王兴称股权质押是VIE架构的标准流程之一。

如此看,左晖和单一刚已将持有的全部贝壳找房股份质押给了境外(香港)企业,正在为海外上市做准备。

那么,左晖此时成为“老赖”,到底会不会影响贝壳的上市进程?

(责任编辑:大管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